欢迎光临沂水文化信息资源网官方网站! 香港马会资料一肖中特
新闻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

当前位置:主页 > 资料大全 >
标题:

眼睛往四周踅摸着暮霭笼罩了空旷的田野

时间:2017-09-24 13:15/点击:

喜欢秋,因为我是落叶。
  
  落叶张扬了一春一夏的鹅黄嫩绿,累了。轻轻盈盈落下,淡然沉寂。沉寂一秋一冬,为着明年再绿。秋夜,长空如水,月朗星稀,听虫鸣院外,看流
 
萤横飞,自顾自怜着灯影下的身单影只,自是喜翼那相爱的人儿,早早匆匆跨山越海,紧紧赶赶娶了自己。
  
  想的痴了,低头浅笑:宝宝,这个秋天最想做什么呀?莺语漫唇:嫁一个人。嫁人做什么?得一个结实的汉子。得汉子做什么?生娃过日子。宝宝的
 
爷们长得很一般,可他壮实,宝宝长得不好看,可也妖艳。
  
  依窗细思量,皱一亭高鼻,弄一弯媚眼,嘟一撮粉唇,醉一张笑脸,扯一块红布盖头上,闭着眼进入故事情节……
  
  一眼睛往四周踅摸着暮霭笼罩了空旷的田野
  
  秋罢,天倒是高高蓝蓝的,一、两片薄薄的云似走似停的悠闲晃着,渠沟里的水沉淀了夏天的浑浊,干净的和井水没什么两样了。田野的风景不再水
 
灵,麦茬粗糙而参差不齐,干枯如田里薅草的那双手。远处山包不再饱满,颓废着荒芜与贫瘠,枯草凌乱着贴在乱石缝隙,静等烧荒人的一把火,让这里
 
变成一块一块的黑灰,如村里那头黑叫驴的脖子,斑驳着秃癣癞痢。
  
  坑坑洼洼的村路很土,一脚踩下去,脚底溅起一窝黄,一层土扑在鞋面上。走过的人都知道,这路是不能有风的,不然,树叶一动,飞扬的尘土打着
 
旋横行,树枝一响,遮天避日的成了黄土雄风的天下。走过的人还知道,这路是不能有雨的,几滴雨,便烂泥粘鞋,若被暴雨结实的淋一场,那便是满天
 
黄汤,满地黄泥。
  
  秋实两个肩上各扛一个金黄带青丝的老倭瓜,跟在毛驴的屁股后面慢悠悠的走着,和驴背上的菊闹有一句每一句的嬉闹着,秋天的太阳不辣,却也是
 
温热的,秋实用臂弯搭住肩上的倭瓜,伸手解开褂子前襟的一排扣子,露出结实的胸肌和黑黝黝的小腹。菊闹扭头,看着秋实的样子,心底欢喜,秋实扬
 
起汗津津的方脸冲菊闹呲牙,菊闹从驴背上探下身子,伸长胳膊用衣袖在秋实脸上擦拭,秋实却一头扎进秋实的怀里。菊闹咯咯笑着一把推开了他。
  
  “菊闹,你裹那么严实不热吗?解开衣服,凉快一下吧。”
  
  “坏小子,想吃奶了?”菊闹笑的更欢了,笑完歪头看着秋实,拿眼睛斜斜漂着,逗引着身边这个壮实的汉子,新婚不久的小良人。
  
  菊闹长的着实耐看,一身红衣服,把个银盘似的大脸趁的白净,水汪汪的大眼睛一闪,透着勾心荡魂的妩媚。
  
  秋实送媳妇儿回娘家,小两口一路上打情骂俏着,那些枕头边上的话,把菊闹的脸逗红了,把秋实的眼逗绿了。
  
  “菊闹,你这一回娘家最少要好几天。”秋实拿,天快黑了。路沟里有玉米杆堆放着,一人多高。
  
  “不就是几天时间嘛,至于吗?”菊闹心领神会,捂着嘴吃吃的笑着。
  
  “菊闹,快进村了,别坐驴身上了,下来走走吧。”秋实说着,嘴里“吁”了一声,毛驴听话的站住,他一弯腰把肩膀上的倭瓜放在路边,直起身子
 
把驴背上的菊闹给抱了下来,往玉米杆堆放的地方走去。
  
  毛驴低头啃着路边的干草,不过瘾,嗅着味接近倭瓜,大驴嘴对着大长瓜先是舔着,舔着,有一丝甜甜香香的味道从大鼻孔里窜进它的神经,这香甜
 
刺激了它的驴脾气,刚想张嘴去啃,玉米杆堆里有了不轻不重的动静,窸窸窣窣,滋滋啦啦,夹带着一些吭吭哧哧哼哼哟哟的闷声,驴,吃了一惊头,仰
 
头“哞啦、哞啦”的大叫着,天,彻底黑了。
  
  二
  
  “回来了,送到家了吗?”秋实一进大门,嫂子迎了上来,看见他一副狼狈的样子,笑了。“你钻柴火垛了?”
  
  “送到村口,她弟弟正好放学,接回去了。”秋实拍打自己的衣服,不好意思的笑了。
  
  “毛驴呢?”嫂子顺口问一句
  
  “菊闹牵她家去了,说回来的时候自己骑回来。”秋实在院子里的井口里打盆水,洗把脸,把毛巾晾在院子里的绳子上。
  
  嫂子叫金豆,比秋实小两岁,很有家长的样子。
  
  秋实的哥哥秋果,一年前煤窑塌方被埋在坑洞里,三天后扒出来一顶帽子和一只靴子,煤矿赔了两万元安葬费,此事不了了之。
  
  “来,吃饭吧。”嫂子把凉的饭菜重新热过一遍,摆在饭桌上,招手让秋实坐过来。
  
  “嫂子,咋还摆上酒了呢?”秋实有些奇怪,他知道嫂子和哥都不喝酒的。
  
  “喝一盅吧,嫂子有话和你说。”嫂子温和着脸色,斟上两杯酒,递给秋实一杯,自己跟前放一杯。
  
  山里人睡的早,村子里除了一两声猫叫,便没有其他任何声息,静的有些瘆人。快中秋了吧,院子里的月光比屋子里的灯泡都亮,屋檐下的暗影里卧
 
着看家狗大黑。
  
  “吱……”秋实喝了杯子里的酒。
  
  “吱……”金豆喝干了杯子里的酒。
  
  两人不声不响的喝着,你一杯我一杯,空气像凝固了一般,一瓶酒见底,秋实的脸红成了关公,金豆却红了眼圈。
  
  “秋实,你成家了,我替你哥完成了老秋家的大项事,我对得起你哥了,你和菊闹好好过日子吧,我也该走了。”金豆说着,从口袋里摸出一本存折
 
放在秋实的面前。
  
  “嫂子,你这是干啥呀。”秋实被吓着了。
  
  “这是矿上陪给你哥的钱,娶菊闹的时候花去了一些,剩下的都在这里了。”金豆平静的说。
  
  “嫂子,你要去哪里?回娘家么?如果想回娘家的话,我明天送你,过几天我再去接你。”秋实有些着急,蹭的站了起来。
  
  “秋实,你就别管我了,我娘家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,能回去么?我爹他能容我空手回去吗?”金豆有些伤感。
  
  “嫂子,我……”秋实把存在捡起放在金豆的手上。“嫂子,这是我哥留给你的,你要走也要带着走。”秋实把头扭到一边。
  
  “秋实,听话,你哥不在了,你就是秋家的顶门杠子,要像个爷们,我没给你们秋家生个一男半女的,对不起你哥,也没脸留在秋家。”金豆说着话
 
,身子有些不稳,不喝酒的她,这会是醉了。
  
  “嫂子,你说什么话呀,以后我们有了孩子,给你一个,一样叫你娘,别走好不?”秋实伸手扶着嫂子。
  
  “秋实,不说了,我晕的很,我去睡了。”金豆挣脱秋实,打着晃往隔壁房走去。
  
  “嫂子,我扶你。”秋实半扶半拖着,往金豆房里走去。

上一篇:这个温暖的家和秋实以后的生路 下一篇:没有了